【这里那里】家离水边那幺近

曼谷独立书店The Passport Bookshop的老闆Num和老闆娘Yo听说我住在贝林(Baering),异口同声表示:“那幺远!”Ann's Sweet(已经关门大吉)的老闆Noi和老闆娘Ann的反应一模一样:“那幺远!”让我茫然。 ...

【这里那里】快乐星期天

前年定居曼谷时就一直很想去曼谷农夫市集看看了,不知怎的始终没有成行,有时因为懒惰或者另有地方要去,有时因为想起来时已经快要收市。直到去年12月尾,这才下定决心去赶2018最后一个“曼谷农夫市集”,地点在Haytt Regency饭店外面。去 ...

【这里那里】我们不再需要寂寞星球

这是一个Now Everyone Can Fly的时代。这是一个我们不再需要寂寞星球的时代。这是一个不懂迷路有什幺乐趣的年代。 和老朋友聚餐,话题总免不了兜到旅行上,未来的,过去的。我现在对旅行的欲望是一次比一次减退,我更愿意和心爱的 ...

【这里那里】我们快乐的马戏团

铁河手作人展结束后,我才想到应该给每一个参展的手作人的双手照相留念,毕竟这一双双巧手带给了我们不少的惊奇和快乐,例如策展人老闆的“蓝色马戏团”,这件装置作品凑合了农夫的文艺、妹妹的无邪、娜娜的核突、森林的怪鸡和他自己的童趣,每一个部分各自各 ...

【这里那里】我在青旅的日子

一见青年旅舍这四个字,从前我在东欧西亚当流浪狗的时光,随即纷纷回过头来找我。那个年头,青年旅舍还是叫做青年旅舍,背包客栈这个很武侠片的名词还没有诞生。因为一走就是两年,当然得省吃俭用,我的名字又不是格雷或者迈克,不可能日日吃餐馆夜夜睡饭店 ...

【这里那里】我没有爱上郭丽萍

除了猫咪,最疗癒的就是睡觉。你不必同意我的话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疗癒方式,比如对美食家来讲,最疗癒的当然就是食物,何况这也不是我的重点。其实我想说的是,一觉醒来,我对郭丽萍又改观了。透过蚊帐,瞥见竹帘晒过的金光星星点点,太阳又出来了,太阳又是 ...

【这里那里】我相信猫会游泳

像娜娜这样的一个奇人已经快要绝种,他的怪鸡才情不是正式访问可以访问到的,何况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要访问他。我只是想去探望他和他的猫咪小新,去看看他如何把Chai Diam Ma改头换面变成他的Swimming Cat Pop Up Bar, ...

【这里那里】我走我路

“如果我不在咖啡屋,我就是在前往咖啡屋的路上。”但Room 203就在我家楼下,走几步路就到了,奥地大利作家Peter Attenberg这句名言并不适合用在我身上。有段时期几乎天天报到,一边看书一边听歌一边喝咖啡。对我来讲,人只需要这幺少 ...